首页 > 快讯 >>正文

美玉妙哉,雕者更甚-玉雕大师张家熙

  国人之爱玉古已有之。红楼梦中宝玉“衔玉而生”,被认为是“命根一样”,先哲更将“玉”视为君子,称“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由此可见,古人喜玉、爱玉,并不仅仅只在意玉温润的外在美。春秋战国时期,在诸子先哲们的作用下,玉被赋予了吸呐日月山川之精华,凝聚人间之美质的特征,成为品藻人物的道德标准。然而玉之所以这样为人称颂,正是经过无数次打磨雕琢的结果,“玉不琢、不成器”,须知“璞玉”犹如黑马,经人发现磨砺后方可成大才。

  玉雕大师张家熙便是这样一位“伯乐”,作为玉雕界的一位年轻人,张家熙早已在玉雕圈子里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在他的手中,一块块翡翠原石灵动翻转,顷刻间便成为了活灵活现的人物或景色。多年埋头,潜心创作,他始终坚信“有了好的作品,就一定能将玉雕技艺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张家熙于1994年出生于广东四会,四会的玉石雕刻颇为有名,翡翠玉石闻名全国,张家熙也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中渐渐长大。和其他年轻人不同,他自小就喜欢各色各样的石头和玉石,年纪尚幼他就确立了自己的远大志向:要将玉雕技艺发扬光大。2005年张家熙拜玉雕大师李天豪为师,学习各类玉雕技法,数年如一日的埋头苦学成就了张家熙的精湛技艺,让他有了超乎年龄的沉稳和成熟。作为“非遗传承者”,从数年如一日的打磨自身技艺,到不计成本、不计回报的创立“熙有博物馆”发扬玉石文化,他始终不遗余力的坚守自己的使命,为传承和发扬玉石雕刻文化奋斗努力。

  初入“玉雕圈”,唯努力可成大器

  玉须琢,可如何琢?如何能够打破桎梏,创新性的传承和发扬玉雕技艺?这是张家熙一直在思考的问题。2015年,张家熙建立了自己的玉雕工作室,开始了“翡翠玉雕传承”的崭新阶段。走出师门,张家熙仍不忘初心,在实践的过程中依旧大量学习,从翡翠种水的选择,到雕刻技法的创新,再到雕刻内容的借鉴,张家熙无一不反复改进打磨。作为翡翠雕刻领域的“新人”,面对初涉玉雕领域的资历平平、作品平平、名声平平,他丝毫不在乎,因为在张家熙看来,玉雕是个“功夫活”,只有耐得下性子、守得住本心,一心一意完成每一件作品,才能将最好的雕刻手法、惟妙惟肖的玉雕作品呈现给欣赏者。

  在原有技艺的基础上,张家熙大胆尝试,不断突破,在他十年如一日的耐心琢磨和努力下,技艺突飞猛进,成为“燕京八绝玉雕技艺传承人”。在源远流长的玉雕技艺传承中,大致有南工和北工之分,南工精致复杂,北工则讲究简单大气。发展到当代,玉雕工艺因为地域、经济、风俗、文化等的不同而形成了多个流派。其中,北派玉雕是原宫廷玉雕工艺的继承和发扬,玉雕作品雄浑霸气,皇家遗风特点明显。北京是明清两朝古都,历代帝王用玉均由当地专设制作作坊制造,就是有名的“内造上用”。北派玉雕以雕琢人物群像,立体圆雕花卉、神佛、仕女和薄胎工艺著称,形成庄重大方、古朴典雅的艺术风格,以工艺精湛、造型优美著称。作为北派玉雕工艺的传承者,张家熙不遗余力的渴望将北派玉雕的精湛技艺推向新的高度,为此,他始终在不断努力着。

  大胆尝试,“阴雕”成就“玉雕大师”

  阴雕——又称沉雕,由于其难度之大、作品之灵动,被誉为“会动的工艺”。具体而言,就是将雕刻材质表面刻入形成凹陷,使文字或图案凹于钩边下,比材质平面要低的一种雕刻手法,一气呵成,不能断刀,故而,下刀时要屏气凝神,运刀要干净利落。此外,阴雕对于翡翠种水的选择也格外苛刻,只有在玉质结构缜密细腻、料面平顺、毛孔适中的玉料,才适合阴刻,否则下刀会很容易出现崩裂、暴口。每件精致的阴雕翡翠都倾注了工匠师大量的心血,从一块普通的原石到最后蜕变成漂亮的成品,不仅需要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还需要一双能创造美的手。这双手,便是张家熙一直努力的目标。

  将“阴雕”技艺发扬光大,是张家熙在有了自己的玉雕工作室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想要完成这个目标首要一点就是要有能拿得出手的作品,为此,张家熙日夜打磨,时刻练习。与阳线雕刻相比,阴线雕刻难度更大,更讲究雕刻师的刀法、线条感,需要雕刻者具备深厚的书画功底,特别是书法和白描技艺,要做到心中有画,随形就势,需要千万次的练习、揣摩。张家熙无数次失败又无数次重振旗鼓,终于,他的作品“黑马”大功告成。“黑马”之意,取自“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字里行间无一不在阐述着张家熙的远大志向和蓬勃胸怀,小小玉雕,雕的不仅是玉石,更是他自己的心。

  栩栩如生的马儿仿佛奔腾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拿在手里,闭上眼睛静静抚摸仿佛能听到万马奔腾的呼啸声,该作品一出便令玉雕界轰动,大家纷纷看向了这个往日里名不见经传的雕刻者,交口称赞。“黑马”令张家熙在玉雕圈里名声大臊,这个年轻人出彩的雕刻工艺,独到的雕刻手法霎时被人所知晓,获得了设计创艺金奖提名,引领玉雕工艺的创新和发展进入了新阶段,走上了新高度。

  “玉雕打磨的不仅仅是翡翠,更是心性”,对于张家熙来说,十数年的坚守和埋头苦干早已让他看淡了名利纷扰,当“黑马”的各类奖项纷至沓来,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手中的技艺终于可以发扬光大了!

  “黑马”被人买下珍藏后,张家熙并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家熙继续潜心雕刻,钻研玉雕技艺。随后诸多作品相继问世:“会动的佛观天下”以憨厚可掬的神态、栩栩如生的刻画在玉雕圈里被广为流传,赞誉非常;原创人物刻画“小神仙”造型灵动、神采奕然,曾于XX展会公开展览,被玉雕前辈颇为赞许……还有画中画、花王、卧龙等,一件件生动的作品无一不是张家熙的心血和夜以继日的付出,虽被成为“大师”,但他的内心始终如一,坚持以玉雕技艺传承为己任,以发扬玉雕文化为目标,在打磨技艺、传承作品的路上不断前行。

  创立“熙有博物馆” ,集天下玉雕之大成

  张家熙的作品以灵动著称,很多玉雕爱好者对他的作品爱不释手,在这些爱好者的鼓励下,张家熙慢慢的也动了“创立一家自己的博物馆”的心思。说干就干!为更加全面深刻的让参观者了解翡翠玉雕,他开始积极筹备,四处寻找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以翡翠为主题,以北派玉雕为主要内容,希望借博物馆向大家讲述北派玉雕的前世今生。

  经过多方筹备,“熙有博物馆”于2022年11月正式开门迎客,“熙有博物馆”是张家熙引以为豪的心血,也是他多年的梦想。与其他私人博物馆不同,张家熙的这家“熙有博物馆”并不收费,免费向各方来客敞开大门,对此,张家熙解释说,这家博物馆的成立初衷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希望社会各界的玉石爱好者能够更加了解北派玉雕,欣赏北派玉雕的神韵和灵动,更希望为全国各地的翠友们提供一个可以探讨交流的好去处。中国玉文化历史悠久,影响深远,玉器作品的产出与积累,与时俱进的生产技艺,与玉器相关的思想、文化制度,这一切物质的、精神的东西,构成中国独特的玉文化,是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张家熙深知,凭自己一己之力要想将翡翠雕刻的悠久文化绵延传承可谓是杯水车薪,而这家博物馆却可以集精粹、赏精品,将这些极富观赏性又极具精神韵味的独特技艺借“熙有博物馆”这个艺术的物质载体绵延传承。

   雕刻大师马进贵曾说“再过一百年,可能没人会记住我的名字,但一定还有人欣赏我的作品,这就足够了。”这句话始终鼓舞着张家熙在筹备和建设博物馆的道路上坚毅前行。生命可能只有几十年,但作品可以流传千古。在“熙有博物馆”中,陈列着张家熙的从初出茅庐到名声大噪的各类作品,仿佛在讲述着这位玉雕大师埋头琢磨的无数个日日夜夜。他借鉴西方现代雕塑艺术,对种水色极佳的翡翠珍贵原料进行空间思考、造型突破和色彩运用,无数次打破自己的固有思维,创新性的创作出了一件件惟妙惟肖的玉雕作品。

  在这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玉雕博物馆中,还囊括着众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玉石雕刻作品,“腾冲五大古玉”就是其中之一。这五玉包括:段家玉、正坤玉、绮罗玉、官四玉、寸家玉。其中,“寸家玉”位于五玉之首,因寸尊福姓寸,故世人将寸尊福缔造之玉称之为寸家玉,据称,民国时期著名的翡翠大王寸尊福对翡翠有过人的眼力,加之选料考究,做工精细,诚信无欺,从“福盛隆”商号出来的翡翠因精致、华美、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珍藏价值,被称作“寸家玉” ;“段家玉”起源于民国商人段盛才,从市场买回原石后误当做拴马石,马蹄蹬掉表皮后露出晶莹绿色,于是段盛才拿去打磨,通体似玻璃又飘蓝花,清澈如泉中碧草波动,惹人喜爱。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段家玉仅此一块,做成的手镯也四处流散,其中之一就在博物馆珍藏;其次是正坤玉,华侨王正坤一生与“玉”打交道,老年得原石一块,满绿夹艳丝纹,无杂质,无瑕疵,堪称难得美玉。借此,“正坤玉”得以发展壮大;“绮罗玉”起源于清朝嘉庆年间,绮罗人尹文达的祖先偶得一块玉石,却因其色泽发黑而扔进马厩,然而被马蹄蹬掉的一块却发出绿色的光芒,于是找人雕了一盏灯,挂在绮罗水映寺,寺庙立刻被翠绿色的光笼罩。绮罗玉价格昂贵,闻名遐迩,广为流传;官四玉的发现则更加奇特,官占吉自20岁开始挖玉,至70岁仍无可得,一日大哭,哭后小解,一块碧绿的石头突然显露,通体鲜艳水嫩,品相极好,官占吉也因此发家。

  五玉之美无与伦比,身为玉雕传承者的张家熙也深叹其种水之精妙可谓是鬼斧神工,再经由匠人的一番打磨雕刻,便成就了一件完美的玉雕作品。因此张家熙特意将个人珍藏展览于“熙有博物馆”让众人也一同瞻仰顶级翡翠由内而外的美妙。凡此种种奇珍美玉在“熙有博物馆”中还有很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张家熙认为玉雕技艺的传承和发扬不能仅仅依靠一个人的埋头苦干,更要让众多人知道玉雕的美妙。从而了解玉雕、喜爱玉雕。

  立足当下,放眼长远

  玉有一种朦胧的诗意,感慨它在岁月的流转中集日月山川之精华,如似伊人,在水一方。不知它经历了几何岁月,轻轻呢喃,也能氤氲映水澄明的清澈,晶莹玲珑似股股清泉。而雕刻大师就是被上天赋予的一双造化之手,翻转间将玉这种灵气之物更富神韵。如今,张家熙凭借这双“造化之手”被赋予了很多名号:四会商会会长、四会翡翠雕刻家协会副会长、玉器文化交流大会讲师、设计创艺金奖雕刻师……然而,他最视若珍宝的还是“燕京八绝玉雕技艺传承人”,“传承”二字在他的心中分量极重,作为师父的弟子,他肩负责任,作为一名传统技艺传承者,他更深感肩上担子之重。因此如今张家熙虽然已满载声誉,但依然不敢停下脚步,“熙有博物馆”就是他迈出的第一步,玉雕是雕者与观者的心灵互动,双方的思想交流,情感沟通。他希望能够让世界上更多人了解“玉雕”的精妙,因此对这家博物馆也下足了功夫,每一件展览的作品都精心选择,逐一解释,恰到好处的灯光、错落有致的摆放……无一不显示着他的用心。让人身处其中不由得赞叹翡翠的灵动鲜嫩,器宇不凡,古人称“玉在山而木润,玉韫石而山辉”就是在赞美和感叹其光之辉,其形之美。

  生命有限,匠心永恒。“玉”自古以来就被 赋予“高洁”之意,积山川之精,人文之美。在玉石雕刻工匠的心中,更将“玉”视为了故友、亲人,一生与玉相伴,是责任,是使命,亦是热爱。立足当下,张家熙希望能够在传承和发扬玉雕技艺的路上走的更远;放眼长远,张家熙更希望越来越多人能够通过“熙有博物馆”关注、了解、热爱玉雕技艺,在弘扬文化自信的当下,这样的传承和弘扬无疑是对中国古老文化的充分肯定,是对“玉文化”的绝对自信和骄傲。

 

中国都市网:中国都市营销门户!(通过我们让您的信息快速传播到互联网,传遍全国!)

资讯标签:

分享到